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恐怖

更新时间:2019-05-27 21:07:38

道士下山之除魔道尊 连载中

道士下山之除魔道尊

来源:韩风甄玉秀 作者:徐家二弟分类:恐怖主角:韩风甄玉秀

这里提供道士下山之除魔道尊小说阅读,韩风甄玉秀小说《道士下山之除魔道尊》,《道士下山之除魔道尊》是一部恐怖小说,小说描写新颖,让人眼睛一亮,内容扣人心弦,小说情节曲折,无可挑剔,酣畅淋漓 ,非常精彩,道士下山之除魔道尊小说人物真实生动,小说《道士下山之除魔道尊》讲述韩风甄玉秀之间的故事,.........展开

本书标签:

精彩章节试读:

话分两头说,常虚子离开小张村之后并没有马上回道观里,而是去了山上。他不甘心就这么放走张永凤的魂魄,为了不留后患,他要尽力一找。

足足找了十几天,仍旧没有半点下落。

就在常虚子准备就此作罢的时候,忽听远处传来一阵阵孩子的啼哭,常虚子循声而去,果然发现一个孩子躺在雪地里。

这孩子在雪地里躺的时间不短了,身子都冻得发紫了,常虚子将他抱起来一看,这孩子的身上竟然沾染了张永凤的煞气,而且,煞气已经入体。

再一算,煞气已经半月有余,可奇怪的是这么小的孩子沾染了煞气,竟然还活到现在!常虚子道,大概是你命不该绝,在此遇上我吧!

他将孩子抱着哄了哄,这孩子立即不哭了,反而对他笑了一下。常虚子遥望了一下小张村,暗道,罢了罢了,你们既然不愿收养这孩子,那我便带回去吧!

常虚子将孩子带回青云观,取名韩风。又花费两年的时间祛除他体内的煞气,为了让这孩子平安成长,便将一生所学道法尽数传授给他。

转眼已过去了二十年,当年的小娃娃已然长成大小伙子。一日,常虚子将韩风叫到身边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风儿,我教育你二十年,为师也老了,如今有一件事要你替为师去做,你可愿意?”

韩风眼珠子转了转,大声回道:“师父养育我二十年,我心里感激不已,有什么事您就说吧!”

“那好!”说话间常虚子拿出一封信打开,对韩风说道:“这是我好友寄来的一封信,他最近遇上怪事,想叫我去看一看,可为师最近身体欠佳,实在不方便下山,你就代我去一趟吧!”

韩风将信接过来一看,心头不由得愣了一下。这书信写的倒也简单,不过是个叫薛刚的人最近总觉得有东西跟着自己,哪怕是独自一人的时候,也总觉得身边有人。

这种情况并不复杂,随便一个阴阳先生都可以看,为何千里迢迢写信来让师父去呢?

韩风还没想明白,常虚子又道:“你此次下山不光为了给薛刚看事儿,更重要的是历练自己,我已经托薛刚在A市的大学给你报了名,你到时候直接去报到即可。”

韩风一愣,问道:“什么?师父,您让我去外面上学?”

“是啊,你在这山上陪了我二十年,也该去外面见见世面了。况且我教给你一身本事,你也需要一个施展的机会,去吧,去吧!”常虚子摆了摆手,说道,

韩风心里感觉怪怪的,他一方面舍不得师父,另一方面又十分向往外面的世界。此时,常虚子已经转身拿来一个布包教给韩风:“这些道法你拿去好好研习,定会有所感悟。”

韩风拜别了师父,就在他要出门的时候,常虚子忽然想起了什么,把他叫住了。常虚子开口道:“风儿,你下山的时候路过小张村,记得去看一看你的父亲,到他的坟前磕几个头!”

常虚子从未隐瞒过韩风的身世,二十年前的那件事也一直被他当故事一般讲给韩风听,韩风点了点头,拜别了常虚子,匆匆下山而去了。

这并不是韩风第一次下山,以往的每一年常虚子都会带着他到韩元先的坟前磕几个头,烧几炷香,此番下山历练,自然要去告诉韩元先一声。

此时已经是阳春三月,天气晴好。韩风来到韩元先的坟前磕了几个头,将下山的事告之了一番,这才起身准备离去。

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猛地冲到韩风身边一把将他拽住:“小道长可否随我回村子一趟?”

韩风愣了一下,笑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道长?”

这句话刚问出来韩风就明白过来了,自己这一身道士装扮,就是傻子也看得出来吧?那人也不回答韩风的问题,只说村子里出了事,村长要他去请青云观的常虚子道长,可山路难走,这一来一去怕是也晚了。

韩风一听村子里出了怪事,心里就开始发痒。又听那人说话急切,想来事情比较危险,再一想薛刚的事马上分出轻重缓急,当即答应跟着此人回村子。

那人将韩风直接领到一户人家,还未进屋韩风就闻到一股很浓重的尸气,韩风问这户人家最近可死过人?

那人摇了摇头:“没有死过人,不过家里有个重病的人,怕是离死也不远了。”

说着话,那人将韩风领进屋子一看,顿时惊了韩风一跳。只见床上确实躺着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,由于太瘦眼窝深深凹陷,嘴巴大张,仿佛有气体从他口里喷出来。

奄奄一息?韩风心里一顿,这他妈分明就是个死人啊!

光看那满身尸气就已经断定这人死了有两天了,可从他口里喷出的气体又是什么?也难怪有人会觉得他还没死。

韩风上前查探了一番,只见这人死的蹊跷,他既不是病死也不是意外身亡,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进入了他的身体,一点一滴将他的脑髓给吸干净了。

而那大张的口里喷出的气体不是别的,正是消化掉的脑髓转化而成的。韩风回头看了那人一眼,问道:“他没有家人了吗?”

那人点了点头,回道:“这人叫张大台,家里就他自己,我是他的邻居,我叫韩方!”

韩风又是一愣,他听常虚子讲过,二十年前那件事的当事人就叫张大台,莫非就是眼前躺着的这人?而代替张大台死去的父亲,就是和张大台是邻居啊。

韩方愣了一会儿,开口道:“小兄弟,你今年多大岁数了?”

“十八了!”韩方回道。

韩风又是一震,继续问:“那你爹可叫韩呈武?”

这下该轮到韩方呆愣了,他诧异的看着韩风,惊呼道:“小道长怎么知道我爹的名字?”

韩风心里无比感慨,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因果?自己第一次来小张村,竟然是被自己堂弟给领来的。

二十年前,甄玉梅亲手将韩风扔到大山之中,谁料二十年后,是她的儿子又把韩风给接了回来!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