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武侠

更新时间:2019-02-27 00:20:36

边城情侠 连载中

边城情侠

来源:羽飞 作者:千喜弘分类:武侠主角:羽飞

《边城情侠》是一部武侠小说,这里提供边城情侠小说阅读,《边城情侠》小说男女主是羽飞,小说蹙金结绣,内容扣人心弦,字字珠玉,值得一读,边城情侠小说朴实无华 ,主角分别是羽飞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,为您提供边城情侠小说,.........展开

本书标签:

精彩章节试读:

《边城情侠》 第二节离间 免费试读

爱美恋情,人之本性,羽飞因美生爱,因爱生情,一腔柔情全系在雨霖铃身上,这情究为何物,却是人人说不清也道不明,一旦情苗己茁,任谁也没法抑其生根发芽勃勃生长,所谓斩断情丝,总只是痴人妄想。羽飞既入情关,怎知是祸是福,只是为情所役,欲罢难休,江雨潇一番训责徒增他烦恼惶惑。他处清纯之世,日与青山净水为伴,淳朴风情濡染,不为世务羁缠,心地清纯,一入情关,便只以之为念为寄,这时便想:“要我不爱铃妹,舍弃铃妹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味,还有什么快活?”一种世路茫茫,无所归依的虚空之感充塞心臆,悲怅涌上心头,只觉自己生是为义妹而生,没了义妹,那便是天蹋地陷,未日将临。

他柔肠百结,怎能断却爱恋,斩断情丝,愁苦之际只是喃喃自语:“我只是要爱铃妹,我不能舍离铃妹,没了铃妹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味快活,便是美貌女子招祸,我也甘所情愿,为了铃妹,我什么也不在意,什么祸也不怕,我只不能没有铃妹。”

江雨潇苦心训诫,本就忍了极大恨怒,没成想羽飞只是沉迷不醒,冥顽不化,听得他不清不楚,没骨没气的胡言不休,不由气得筋胀肺炸,铮的一声拨出腰间大军刀,喉间发出一声受伤虎豹般的沉吼,踏上一步,死盯着羽飞良久,才狠力将那闪着寒光的大刀送入鞘中,厉声叱道:“贱种!没了女人你便不能活么?女人的脸儿最好看最美貌,能给你当饭吃?女人是你的天?”

羽飞愣愣地瞧着江雨潇,慌怕又伤悲,脑中混乱不已。在他心中,自是没了义妹便不能活,义妹便是他的天,没了义妹,就是没了天地阳光,就是没了生趣和快活。只要能与义妹在一起,便是忍饥挨饿,吃苦受累,那也是快活的。想到要舍离义妹不爱,一种徨徨未日之感袭上心来,他张了嘴,迟迟疑疑要待叙说心中情意,却碰到江雨潇狠恶狂怒的眼光,不由机伶伶打个寒颤,惶惑地想:“江大哥为什么这么愤怒,难道我真是错了?我不该爱恋铃妹?他骂我是贱种,难道我真是入了魔道?我这样爱恋铃妹,只是我心内之魔作怪?我是要抑住心魔,离舍铃妹么?要没铃妹,我我不如死了的好。”他为情所苦,徨迷无措,几带了乞望,嗫嚅迟疑道:“我是真爱着铃妹,我对铃妹是真情真意,我不是贱”

江雨潇粗暴地一挥手,冷笑道:“什么真情真意,你堂堂男儿,正经事不做,世务不问不闻,却满脑情呀爱呀的,把那女人却当正事儿弄,你算个大男人么?什么是情,什么又是爱,那情呀爱呀的又当得什么用?你这般为那女人颠颠倒倒,把那女人当成天,敢么你为了那甚么情呀爱的能不用吃不用喝?为了那女人可以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?”

羽飞神情迷乱,喃喃道:“只要与铃妹在一起,要我吃糠糟喝苦药我也是快活的,为了铃妹,让我去死我也总是愿意。”

江雨潇听得血冲脑门,再也忍耐不住,虎吼一声拨出大军刀便向羽飞当头砍去。

刀锋将及羽飞冠发,才猛醒不妥,手腕一偏,刀锋顺着羽飞肩臂劈下,砍在椅边几案上,斫去几案一角,余势兀自未衰。

江雨潇收住刀势,筋暴气喘地骂道:“你你,不可救药,气死我了。”

羽飞瞧着那跌落地下的檀木案角,只是心惊肉跳,心知那斫跌在地的本应是他的头胪而不是案角,他惊惧徨乱地想着:“我定是犯了十恶不赦的罪错,江大哥才这般怒恨而要打杀我,难道我对铃妹痴爱迷恋,真是心魔作祟么?江大哥对我定是恨铁不成钢,他一片苦心厚情,又留我性命,我当好自作人,抑住心魔,不负他一番重情厚意。可是,我要不喜恋铃妹么?我我还是给江大哥杀了好了。”

羽飞自悲自怨,自责自伤,只是为情所苦,为情所徨,无法解脱,却不知江雨潇尚不知世间尚有情之一物。

这个熏染汉人之念而又出身下俗群流的贫家子弟,除却那基于生的本能欲念,那父祖传继的井蛙的愚执偏傲,对于女人与情爱,在他也不过是“食、色,性也”。牛吃青草一把吞,花也罢草也罢,那又有什么分别?他又怎能体会得那为伊消得人憔悴的人间痴情苦恋?又怎知情到深时,直教人生死相许的爱恋境界?江雨潇既不知情为何物,便不能理解羽飞的以身殉情的深情痴爱,便视定羽飞是邪端异类。他的井蛙之忿,又让他生出排异斥邪的强横欲念。

江雨潇不能得一刀砍去羽飞那异端邪类之快,一口郁恶戾气难消难咽,不能渲泄的忿怒让他狂燥不安,他挥舞着大刀,发出困兽的吼叫:“没道理,这世间太没道理。”

他自小亲近耍刀弄枪的军汉,便酷爱刀枪,崇武尚力,父亲遗下的大军刀成了他的最爱,那刀光的神奇,那生杀予夺的威力,让他膜拜神往。顺我者生,逆我者死,武人以刀兵为言语,同我者纳,异我者灭,于杀伐异端中寻得男人我自为天的雄威与阳刚,是刀的神武让江雨潇得了雄强的满足,获得毁灭的**。此际他手中的刀却不能带给他毁灭的**和满足,他的怒恨如一道汹涌的洪流被山堤阻挡而奔腾咆啸。

羽飞瞧得江雨潇神情狂暴,狂舞大刀,也自惊得呆了。不知江雨潇手中大刀何时砍将下来,将他颈上头颅象那几案角一样斫落地下,他心中又迷徨又悲苦,暗想给江大哥杀了也罢,竟是不动不避。

便在这时,门板砰的一声给撞开,只见余雨秋满脸怒容闯将进来。

余雨秋抬手戟指江雨潇,厉声喝道:“大师哥,你、你想打杀羽飞大哥么?”

江雨潇猛可惊醒,狠声道:“杀他?我、我,呸!”狠力一刀劈上地板,刀锋陷入椿木地板数寸。

余雨秋义愤难当,大声道:“我都听到了,大师哥,你好霸道,你自己喜欢师姐,却不许羽飞大哥喜欢师姐,你自己贪爱师姐美貌,却说上那样的话教训羽飞大哥,糊弄羽飞大哥,你不卑鄙么?”

江雨潇怒不可遏,吼道:“你、你胡说八道。”

余雨秋瞧着江雨潇那暴怒难抑之态,又好笑又得意,心道:“你这只大蛮牛,逞强称霸的,除了几斤蛮力,发发蛮牛脾气,又当得什么用?师弟只动动嘴皮子,就能让你这蛮牛自己犟死自己。有你这大蛮牛,**起事来还有不得心如意的。”脸上却不露一丝得意之色,凛然道:“我说的不是么?你要不是自己喜欢师姐,干么不许羽飞大哥喜欢师姐?羽飞大哥喜欢爱恋师姐**什么了,用得着你来教训他,你是他师哥么?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师姐美貌可人,羽飞大哥爱恋师姐有什么不对,你干么要说上些不中听的话教训羽飞大哥?你既说什么丑妇才是家中宝,你自己干么不去娶个丑女,却要跟羽飞大哥争?说我胡说八道,我说的不是,你又发那么大的火干么,不是让我说着了你心事,你便恼羞成怒了么?我瞧你才是居心叵测,卑鄙**。”

江雨潇虽自理壮,却给余雨秋伶牙俐齿的连珠诘问噎得词穷结舌,他本是蛮暴之人,冤怒之中暴喝道:“你、你信口混说,要讨打么?”

余雨秋冷笑道:“大师哥,你道你有武功便可不讲理么?便算你武功天下无敌,却也不能用武力压服天下。天地间总有个理字,世上自有不畏死的人,你用武功能威吓得天下所有人么?师弟自来帮理不帮亲,你也不用拿大师哥的身份压我,你虽是我大师哥,但你这般的装腔作势贩官盐带私货欺压羽飞大哥,师弟便不服你,也更瞧不起你。”

江雨潇枉自理直气壮,却莫奈何余雨秋巧舌如簧,心中怒极恨极,反手便给了余雨秋重重一个耳光。

余雨秋半边脸肿起,益发装出一副义正词严的模样,大声道:“大师哥,你可用武功压人,却不能用武功服人。你今儿打师弟,师弟认了,但你这般的待羽飞大哥,我就是瞧着不平,就是不服你!”

江雨潇口舌斗说不过余雨秋,满望一巴掌打得余雨秋闭嘴,怎知一掌打罢,余雨秋越发没完没了,更气得筋暴血胀,呼地从地上拨起大军刀,指点着余雨秋喝道:“乳臭未干的东西,你又懂什么?有你的份儿么,胡搅蛮缠缠夹不清,给我滚远些。”

余雨秋道:“我不懂什么,你就好唬弄么?我可不是羽飞大哥,由着你恐吓欺压,师弟可不惧死,你对师弟舞刀弄剑的,不就是想杀师弟么?师弟的头便在这里,你尽管用刀砍好了,师弟要皱皱眉,便不算英雄,你要是不敢砍,便不是女人养的。”说罢凛然引颈就向江雨潇刀刃。他量定江雨潇不敢伤他,便只是一味激他气他,要气得他狂燥难己自抑,自己便好就中行事。

江雨潇虽有杀人之忿,却无杀人之念,给余雨秋一言将住,骑虎难下,握刀的手横筋毕现,憋紧的脸上时青时红,杀机乍现乍隐。

 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