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言情

更新时间:2019-10-07 11:31:55

我的相公是腹黑 连载中

我的相公是腹黑

来源:玉南苏江南夜 作者:花街柳少分类:言情主角:玉南苏江南夜

我的相公是腹黑小说扣人心弦,故事很有深意,不能赞一词,强势推荐,《我的相公是腹黑》是一部言情小说,主要讲述了玉南苏江南夜之间的爱情故事,我的相公是腹黑小说文章雅致,该小说叫做我的相公是腹黑,玉南苏江南夜小说《我的相公是腹黑》,情节描写细腻,荡气回肠,言语精辟,实力推荐,......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作为花凉最受宠的九公主,向来是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。

花月妍爬起来,满脸通红指着玉南苏和众人咬牙切齿的吼道,“你.....你们.....本公主要灭了你们的九族。”

“还灭九族?嘻嘻,你以为你是谁啊,是公主还是皇后?”玉南苏一脸不屑。

“灭九族好啊,反正老子的九族就老子一人。你要是真能找到老子的九族,老子还要感谢你让老子与族人有个相认的机会。哈哈.....”客栈里的一男子接着说道。

他一说完,众人纷纷哄堂大笑。

“本公主可是花凉的公主。”愤怒之下,花月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直接暴出了自己的身份。

“听闻花凉一向以盛产美人闻名,没想到花凉的公主竟是这般丑陋。”玉南苏忍不住叹惜。

“就这丑八怪,看着哪里像花凉的公主,连个叫化子都比不上。”

“哈哈,她要是花凉的公主,老子就是花凉的皇夫。”

花凉虽不是以女子为尊的国家,但是花凉向来有女子继承皇位的先例。而花凉现在的皇帝就是女帝,男子口中的皇夫就是女帝的丈夫。

“你们.....”花月妍气得发抖,眼睛像两个小火山口儿,四周都是红的。

客栈里的人大部分是三教九流的江湖人,其中不乏武功高强的,她暴出了身份,他们依然不当一回事,她拿这些人没办法。

但眼前这个**,她今日非弄死她不可。

花月妍转身指着玉南苏问道:“昨晚是不是你下得毒,刚才是不是你故意打落我的面纱?”

她没有说赵谏被扔进她房间事,想必是顾虑着自己的名誉。

毕意,一个女孩子的房间,深更半夜进了一个大男人。

即便是没发生什么,说出去也是一件让人不耻的事。

何况,她还是一国公主,要是此事被人知道了,蒙羞不止是她,还有整个花凉。

“是啊,就是我做的。”玉南苏倒是爽快的直接承认。

她承认也就罢了,脸上还是一副:就是我做的,你能拿我怎样的嘚瑟表情。

“你.......我要杀了你。”

“住手!”在花月妍鞭子还未挥出去时,一个声音喝住她了。

只见,花毓轩和温香怜走了出来。

“三哥.....”花月妍看着花毓轩委屈的一跺脚,接着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我的脸之所以变成这样,全部都是这个**害的。她就算是死一万次也难消我心头之恨,三哥你干吗要让我住手?我要杀了这个**。”

花月妍作势又要持鞭而上,被花毓轩大声喝斥住了。

“你还嫌丢人丢得不够吗?”

花毓轩眸带寒意,警告的意味很明显。

如果不是她昨晚自作主张地让赵谏去刺杀,她又怎会变成现在这样。

今日又怎会闹出这样的笑话,甚至还被这些人侮辱花凉。

“昨晚闹得那一出,你还嫌不够吗?”

昨晚是指赵谏被下了春风醉后直接扔进她房间的事,幸好被保护她的飞影卫及时发现,将赵谏制住才没闹出什么丑事。

而赵谏到现在都没醒。

要是赵谏出了什么事,作为赵谏父亲的威武大将军赵光一定不会再支持他了。

花月妍知道三哥是真的生气了,也不敢再多说什么,只好嗫嚅着说道:“可.....我的脸怎么办?”

闻言,温香怜走过去将地上的面纱捡了起来给她带上,然后走到玉南苏的面前,说道:“姑娘,舍妹年幼不懂事,若有冒犯之处,就由我代她向姑娘赔不是......”

“温姐姐,你干吗要向那个**道歉。明明是她.....”温香怜话还未说完就被花月妍打断。

可花月妍的话才说了一半就被花毓轩一个充满寒意的眼神扫了过去,吓得顿时不敢出声。

温香怜继续说道:“还望姑娘大人有大量,原谅舍妹的鲁莽,给我解药治治舍妹的脸。”

声音柔柔弱弱的,语气不卑不亢。

任谁听了,也不会拒绝这样一个绝色美人的请求。

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。

但玉南苏却不以为意。

温香怜的一番话说得看似进退有度、不卑不亢,让人实在挑不出毛病来,但玉南苏听着却有点刺耳极了。

她的话,其潜在意思不就是:花月妍年幼,她玉南苏是大人,花月妍就算犯了什么错,那也不过是小孩子家的胡闹,而玉南苏做为一个大人与小孩子计较,有点说不过去了。

这摆明了是挖着坑等她跳,而且她不跳还不行。

温香怜啊温香怜!

外表看起来是朵惹人怜爱的丁香花,内心却是朵腹黑无比的白莲花。

不过,玉南苏又怎么会让如她愿呢?

“舍妹今年多大了?”

“年方十七岁。”

“沧澜大陆的女子皆是十六及笄,而花凉却还要早,年满十五就及笄了。”

“姑娘可知我多大了?”

温香怜不知她这么问是什么意思,接口问道:“姑娘今年多大了?”

“年方十六。”玉南苏答后,看向客栈里的众人说道:“一个早已过及笄之龄的人,因为昨日的一间上房硬要无理取闹,与我发生冲突。昨天晚上派人刺杀我不成,今日又朝我大打出手。她的这一系列行为却只被简简单单的一句概括为:年幼不懂事。现在却要一个年龄比她还小的人来原谅她的这种小孩子胡闹、年幼不懂事的行为。你们觉得可笑不可笑。”

“确实可笑。关于昨天争夺上房的事,我也在场,我看见了。明明是那位绿衣女子先来定了房,而那位红衣女子后来,非要抢人家的上房。好在掌柜不畏强权,还是将上房给了这位绿衣女子。”说话的男子指了指玉南苏。

“多谢这位大哥仗义执言。”玉南苏感激的说。

“原来这世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。”上邪也适时鄙夷的开口。

“就是。”上邪一开口,上水也觉得她不要脸极了。

亏自己昨天还同情她。

而客栈里的其他人也纷纷说道:“听她刚才说,她还是花凉的公主呢。”

“没想到花凉的公主也不过如此,听她唤那个男子为三哥,想必他也是花凉的某位皇子,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,蛇鼠一窝。”

“哈哈.......”

客栈里的人都来自沧澜大陆各国,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有,他们才不管你是花凉的公主还是皇子呢。

小说《我的相公是腹黑》 第十四章 吊打白莲花 试读结束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